澳门威尼斯人彩票游戏

专 家:工业互联网发展的挑战和对策
来源: 经济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 2020-11-20

        “十四五”时期是我国从制造大国和网络大国向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迈进的关键阶段,工业互联网发展又是其中一个关键环节。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潜力巨大,不仅具有超大规模市场空间,而且应用场景非常丰富。2019年,我国生产设备联网率、数字化率、关键生产工序的数控率都超过了40%,这为未来工业互联网的加速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根本停不下来”是对当下工业互联网加速发展的真实写照。从近期工业互联网产业发展看,快变量和慢变量相互交织。就快变量而言,政府行动在加速,企业行动在加速;与之对应的是,市场维度和管理维度还处于相对较慢的变化。政府加速行动和企业加速行动作为快变量会推动工业互联网产业的快速起步,但市场和管理维度的慢变量则决定了未来发展持续性。因此,“十四五”时期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的挑战主要来自于市场和管理两个方面。

  就市场挑战而言,大量工业互联网平台加速涌现,还需进一步得到市场检验。虽然一些平台列举了在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提高质量、创新用户体验等方面的平台绩效,但是这些绩效更多是内部或第三方评价,还需进一步得到市场竞争层面的检验。就管理挑战而言,工业互联网作为手段,会带来生产方式、商业模式和产业组织层面的变化,最终目标是要提升资源配置和使用的效率。效率提升需要通过一系列的管理变革来实现,对于企业来说,工业互联网技术的加速应用,涉及人、机、物等要素的连接,涉及基于“云—网—边—端”产业架构的战略再定位,涉及IT和OT融合、研发—制造—市场融合、企业和用户融合、企业和企业之间的连接,这些都需要以管理变革为支撑。

  技术是手段,最终要为企业带来实效,“见实效”则是“十四五”时期工业互联网发展主基调,要以“三新”变革加速工业互联网发展。

  一是寻找新价值主张。对于传统制造业而言,在有形要素条件下,价值创造过程更多的是在找到用户之前已经生产出产品或服务,然后通过渠道提供给用户,更多是M2C的过程,大规模制造、大规模分销的模式最适合这种价值创造。而工业互联网的应用,不仅拉近了企业与用户、企业与企业之间的距离,还缩短了企业内部研发、制造和市场之间的距离,从而使企业为用户提供预测价值成为可能,使C2M成为可能,使企业同用户之间的实时交互服务成为可能。具体实践中,这种价值创造方式表现为服务化延伸、个性化定制、网络化协同等多种实现模式。

  二是寻找新盈利模式。传统制造业主要采用硬件收入模式,“硬件收入+后服务收入”构成了传统制造业企业主要的盈利模式。从收入结构看,硬件收入占有较高比重。工业互联网应用的一个典型特点就是数据创造价值,它将带来企业盈利模式的变化,除了获取传统制造企业的硬件收入外,企业还可以获取软件升级和数据聚合创造的生态收入,“硬件收入+生态收入”构成了工业互联网企业的盈利模式,在盈利结构中,生态收入的比重要高于硬件收入。

  三是寻找新组织模式。工业互联网应用涉及企业内部研发、制造和市场资源的再组合,传统制造业企业中这些环节之间更多是串联的关系,是段到段的关系,而不是端对端地对用户负责,自然就会影响到相互之间的协同和资源的灵活组合使用。比如,海尔在具体实践中,始终强调研发、制造、供应链和市场之间以用户为中心建立并联关系,并以此形成对今天我们看到的卡奥斯COSMOPlat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组织流程支撑。在具体案例中,我们看到工业互联网背景下,企业的制造环节本身也在进行着再定义,制造环节不仅涉及产品流、物流,而且成为信息流最为集中的环节。

  工业互联网应用的另外一个典型特点就是以数据和信息打破企业边界。例如卡奥斯COSMOPlat工业互联网平台通过“1+7+N”的平台架构,即1个平台、7个模块在N个行业复制。通过泛在物联能力、知识沉淀能力、大数据分析能力、生态聚合能力、安全保障能力五大能力实现灵活部署快速复制,赋能企业转型升级。在疫情防控期间,卡奥斯COSMOPlat平台通过引入平台内外资源,联手多家企业,多方寻源在短时间内整合了机械设备、生产原材料、智慧采购、智慧医疗等相关业务力量,打通了跨行业、跨领域的全产业链,为抗疫提供应急物资。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地方动态

第四届军工信息安全高峰论坛在京召开

“数聚政府 链接未来” ——2020政府信息化大会在北京召开

第三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数字经济分论坛在福州圆满召开

第二届中国电子政务安全大会在京隆重召开

  • 协会要闻
  • 通知公告